寞年

你是唯一人害上的顽疾

只是觉得,如果两个人在一起,只是因为心中不灭的那一点点原初的爱慕,都是在拼命做对方不需要甚至不喜欢的事情,还因为对方无法理解自己而委屈,倒不如放手。放过你自己,别纠缠我了;也放过我吧,没有人离开谁是真活不下去的,如果一定要把我作为漂亮的幌子,或者说对我有那样崇高的期待,可真的是很过分呀。配图来自b站截图。

我也想知道奔跑的理由。

尝遍人间百味,你依然是最独特一种。

 

“何谓孤寂?”“清风、艳日,无笑意。”

 “可否具体?”“左拥、右抱,无情欲。” 

“可否再具体?”“不得你。”

“何谓此生足矣?”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“可否具体?”“一年两人三餐四季。”

“可否再具体?”“与你。”

文字来源网易云音乐热评。

由“何谓”句式想到的,送给比阳光明媚的少年。

“仅仅以梦就完结的事,还会经历多少呢?”

一直相信文字的力量,更相信“世界失去道路但方向不会不在”。所以,诸君,我以我卑微的灵魂起誓:真正的艺术永远不是务虚的。只承认物质的为存在的话,哪怕你高贵而忙碌的心曾为人类思维的奥妙跃动过一下,这种想法都会使你羞愧罢。

想着未来会不会逃离到新的樊笼,现在的心情也许会稍微轻松一点。讷于言而敏于行,难道也要在现在被恪守吗?可是,讷于言,大家把你的行为误读;敏于行,他们又质问你为什么不解释。

你所见即我,无可反驳。如果从未被听见被触碰被理解,我也会习惯封闭,可是一旦有一次例外,就会贪心地挑剔自己虚情假意。“路人都转头各赴城池,友人都爱相逢于晴日,一见如故的人还等候在远方里,请你向前去。”

如果我说我也想让你触摸我见到的光,会被以为是强求吧。所以才更想找同道而行的人为伴。说到底,不还是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在羁绊我们吗?不想跨越时空维持相对独立性的话,也是正常之举。有差异性但我们选择接受,神奇的相似性可以无限延展,才更有可能到达有彼此的未来。如果昔日温柔乡已成枷锁,那么你好,再见。

“生命必须有裂缝,阳光才照得进来。”因为是温暖的人,所以也让我想接近啊。怕看见你因为我那些奇怪的想法而错愕的样子,怕看见你也能跟别人一样谈笑风生,怕失去这样为数不多的相处机会。像我这种慵懒成性的人,一旦想抓住什么,才显得敏感脆弱又滑稽可笑吧?